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娱自乐

天天新鲜,日日精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陈年往事  

2012-02-14 12:25:22|  分类: 已成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nanjing.222.2007《陈年往事(之四)》

 

自 然 灾 害

在我少年的记忆里,最深刻的就是自然灾害的日子。我记得好象在一九五九年吃食堂以后,粮食就紧张了。饭

吃不饱,平时很少吃干饭,天天是面条稀饭,这种情况伴着我经过了小学到中学,一直到我参军后,到了部队

才有饱饭吃。

记得最困难的时候,除了小孩每月十六斤粮食,大人没有工作的每人每月二十五斤,中学生每人每月三十一斤。

除此而外,蔬菜、副食品很少。每家都有许多证、卡、票。粮证是家庭每月买粮用的,菜证是每天买菜用的,规

定每人每天几两菜,买完后,就盖上红、蓝印作记号,就不能再买了。即便这一点菜,去迟了也买不到,因此常

常早上四、五点钟就去排队。记得冬天的早上,跟父亲五点多钟就去磨盘街菜场去排队,到六、七点钟才能买回

来,等到菜买回来,人也快冻僵了。冬天的菜就是萝卜、白菜、飞机包菜,品种很少。母亲有时把飞机包菜的外

边叶子剥下来,蒸熟了给我们充饥。父母亲也从水西门、中华门外秦淮河的船上买点山芋给我们吃,有山芋吃我

们兄弟几个已经感觉很满足了,因为至少能填饱肚子了。副食品、鱼、肉很少吃,家里的肉票、肥皂票大都被妈

妈跟人家换成豆腐票,有时晚饭就是每人吃两块水煮豆腐干,喝碗稀饭,就算一顿晚餐。三弟曾经饿昏在家门口。

那时我上中学,上午第四节课若是体育,班上大部分人都跑不动了------

妈妈为了我们一家的生活有所改善,去同仁堂药厂做临时工,一顿就吃两个小菜包子。我在一中读书,中午在三

山街一角六分钱吃一碗面条,就算一顿中饭。逢到我在家里做饭,要坚决执行妈妈的命令,在米缸里只能拿出一

大茶杯米,决不能多拿,否则到月底粮食就不够吃了。

父亲在新街口中央商场中药房上班,每天带几两米去做饭, 还要从中抓出一点,这样聚到一个月,省下一、二斤

米带回家来让一家人饱吃一顿。由于常年这样节省,当年才三十多岁、四十岁不到的人就用上拐棍了,走起路来

摇摇晃晃,眼睛发花------

在那样困难的日子里,我们家没有一点外援。青岛的外公家,姨妈、舅舅都在上学要用钱,外公的工资也不高,

外婆也没有工作。父亲这边的兄弟,每家都有几个小孩,也谈不上支援。可以说在那一段时间,一家人就是在生

死线

上挣扎。当时院子里,有好几家的男人,饭量大,孩子多,粮食不够吃,在自然灾害期间饿死了,河南的老乡汪

景照,春英的爸爸老谢------我们那个时候没有死,就算万幸的了。

在自然灾害期间,有一次学校组织我们去祭扫烈士墓,在雨花路上我亲眼看见一个要饭的在饭店门口抓起人家吐

在地上的东西就往嘴里塞。在新桥菜场看见抢早饭吃的,人家刚买的烧饼油条,饿疯了的人抓起就跑,被抢的人

在后面直追------

当时我想,什麽时候才能渡过这种缺吃少穿的日子呀?当时有人说:到共产主义可以用牛奶洗澡。苏联的共产主

义被宣传成土豆烧牛肉。我说:什麽时候能把饭吃饱就是共产主义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